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制药“大咖”丁列明:西药创制带来“喜怒哀乐”

2017-3-14

  作为蜚声业内的制药“大咖”,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丁列明接受中新社专访时称,中国西药创制走到今天,可以用“喜、怒、哀、乐”四字形容。

  喜:从无到有“中国造”破除西方垄断

  15年前,当医学博士丁列明放弃美国高额年薪选择回国时,中国制药产业的实力还被西方远远甩在后头。

  历经9年努力,在克服技术过低、无休止试药及资金链断裂、背负上千万元人民币债务等无数“生死劫”后,2010年,丁列明的贝达药业终于研制出中国首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靶向抗癌药,终结了西方巨头在该领域的长期垄断。

  “拥有自主创新,才能拥有话语权”,丁列明说,西药创制是中国一直以来的短板所在,长期仿制使中国在这一领域竞争力薄弱,任凭进口药开价。“要真正把中国的医药产业发展起来,得把中国人用药的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目前,我国西药创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局面。创新踊跃,成功案例不断涌出”,丁列明称,中国制药已不再是他15年前回国时的模样:许多领域从无到有,更有一些技术可以与西方齐头并进。

  怒:成果受损知识产权亟待保护

  “制药是个烧钱的行当。从研制到临床,每种药投入动辄2至5亿元,投入大,风险也高。”丁列明表示,从资金到汗水,每个研制成功的项目凝结的心血不可估量。

  但由于相关体制不够完善,各创新制药企业苦心结出的“硕果”存在着被“坐享其成”的风险。

  “知识产权被窃,就会损失巨额收益,就会令投资人得不到回报,从而令创新团队丧失支持,研发无以为继,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前功尽弃。”

  不仅是制药,丁列明认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应遍及各个行业。“任何一行,保护创新成果都尤为重要,否则很可能令创新者丧失动力和热情。”

  哀:入市不易低价好药难施拳脚

  如果将研制新药比作“西天取经”,那么如何将新药呈现在老百姓面前,就是“取经的最后一公里”。

  丁列明感叹:“这一公里路很漫长”。

  对药品而言,走进医院的药品房、走上医生的处方单,无疑是打开市场的最好窗口。

  “有的医院两年招标一次,有的是三年、甚至四年。明明有了更便宜、高效的药,医生却没办法开,老百姓也用不到。”丁列明坦言,国家新药引入方面的配套措施还有待完善,但此事要一步步走,“急不来”。

  乐:形势喜人人才政策多方利好

  尽管眼下仍有弊端,谈及未来中国西药创制的前景,丁列明的眉头却舒展开来。

  让他欣喜的原因有二:

  其一,越来越多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加入到医疗创新团队。作为“千人计划”的专家之一,丁列明介绍,目前,仅“千人计划”就有1000多位生命科学、生理医药领域的精英,其中直接从事医药创新方面工作的人才就有300多位。这些人的回归无疑为中国医药创新带来强劲的活力与后劲。

  其二,多项新政出台,创新制药之路“越走越顺、越走越宽”。2015年11月,《关于药品注册审评审批若干政策的公告》提出,对新药的临床试验申请,实行一次性批准;2016年2月,《关于解决药品注册申请积压实行优先审评审批的意见》发布,药品研发正由“抢首仿”步入“优先审评”时代。(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