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给琵琶一个新的定义”中国演奏家让琵琶走向世界

2017-5-12

  跟清华大学师生交流互动的时候,刚从美国到北京的吴蛮早忘了旅途的疲惫和还没倒过来的时差。4月19日晚上,为了预热5月的“边疆——吴蛮和丝路音乐大师”国内巡演,旅美琵琶演奏家吴蛮专程赶到清华大学,近两个小时的音乐分享会上,时而即兴演奏经典曲目,时而分享她的音乐故事。在她手上,琵琶这种古老的中国乐器被弹出了不同民族的节奏和旋律,弹出了一种跨越东西文化的音乐想象。

  12城开启“边疆”巡演

  作为吴蛮在国内的第一次巡演,“边疆——吴蛮和丝路音乐大师”今年5月从西安出发,在全国12个城市进行巡回演出,5月14日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和首都观众见面。

  此次音乐会上,和吴蛮同台演出的,有来自我国新疆的维吾尔族音乐人,还有来自塔吉克斯坦、意大利等地的音乐人,乐器除了典雅风范的琵琶,气韵焕然的都塔尔,活泼俏皮的库姆孜琴,还有意大利打击乐大师倾情演绎的手鼓。

  而去年9月在新加坡举办的同样主题为“边疆”的音乐会上,吴蛮邀请合作的是5位新疆音乐家,他们把维吾尔族音乐带到当地,呈献出原汁原味的维吾尔族史诗选段与民谣。

  “边疆”是吴蛮一个庞大的音乐计划,通过这个计划的一系列演出,她将与多位音乐家带领观众探索中国及中亚丰富的音乐传统,促进多元音乐文化的融合,而这正是她多年来的音乐梦想。

  出生于杭州的吴蛮,是中央音乐学院第一位琵琶演奏硕士。1977年,她以全国琵琶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大学毕业后,她以全优的成绩被保送研究生,先后师从林石城、刘德海、邝宇忠和陈泽民等名师。1989年,她获得中国民乐器演奏比赛琵琶冠军。尽管前途一片大好,但吴蛮不甘心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未来,她想走出去“看看世界”。

  1990年只身到美国发展,吴蛮发现那时候西方对中国音乐的认知几乎是零,在汇集了爵士、电子、摇滚、实验音乐、学院派音乐等的陌生世界里,吴蛮抱着琵琶走上洛杉矶的舞台,西方媒体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她的音乐,纷纷把新闻焦点对准她的旗袍。后来的演出,尽管很多人评论吴蛮“穿着不是演出服的演出服在台上”,但她坚持自己的风格,不穿旗袍,也不穿洋装,摘掉标签,她更希望大家听自己的音乐。

  靠几百场音乐会慢慢打开市场之后,不仅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知道了这件寄托着中国文人性格的传统乐器,许多外国作曲家甚至开始为她谱写琵琶作品,有独奏曲,也有和交响乐队同台的协奏曲。

  从小就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吴蛮,在研究琵琶的过程中,逐渐发现琵琶早期从中亚传入我国的音乐风格特征。为了探索琵琶的前生今世,她前往新疆及中亚地区,与当地音乐家合作,在回望传统的同时,为中国古典和民间音乐注入现代元素。

  “边疆”音乐会是吴蛮十几年前开始做的一个项目,目的就是给琵琶寻根,“去见一见琵琶在中亚国家的‘兄弟姐妹们’,和丝路沿途的一些弹拨乐器碰撞一下,看看能碰出怎样的火花,从文化上、传统上做不同层次的交流”。

  “我为这个音乐会取名叫‘边疆’,是因为很多交叉文化在边疆是最丰富的,这就是寓意。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特别想了解琵琶背后的文化和传统、脉络、流变,学习一下琵琶不同的语言,没想到越做越热闹,越做越深。”这次国内巡演,吴蛮认为它的意义已经超越了琵琶,是一种文化上的展示,“我想通过这样的跨界合作,让观众走出音乐厅后有一种文化上的思考,这远比欣赏琵琶更有意义”。

  在吴蛮看来,音乐不是单一的,文化也不是单一的,正是因为文化多元,才有多元的音乐。作为享誉国际的大提琴家马友友“丝路计划”中重要的创始团员,吴蛮和这个团队多年来努力以新形式引介东方音乐,在东西方音乐合作中“寻找音乐的共同根源,开创新的音乐语言”。吴蛮精致而精彩的跨界演出被国际音乐界视为“丝路计划”中宝贵的资产,有西方媒体盛赞吴蛮:“没有她,‘丝路计划’会是一条褪了色的丝带。”

  “给琵琶一个新的定义”

  吴蛮集琵琶演奏家、教育家、作曲家、中国音乐推广人多重身份于一身。她曾荣获7次格莱美提名1次获奖,并入围台湾金曲“最佳传统音乐专辑奖”以及美国独立唱片奖。作为国际乐坛上中国音乐的使者与琵琶音乐的代言人,2013年,吴蛮被《美国音乐》评为“全美年度演奏家”,成为该奖项设立以来第一位获此荣誉的世界传统器乐演奏家。《美国音乐》在给她的颁奖词中称:“吴蛮是当代演奏家的典范。更重要的是,她的工作使西方古典音乐的发展迈进了一大步。”

  过去这些年里,吴蛮曾到中国西北地区和台湾少数民族地区,发掘目前仍存于农村的道教仪式、皮影老腔、地方戏曲和民歌中最原始的音乐。她将这些传统的祭典和喜庆音乐带进美国卡内基音乐厅,让中国民间音乐家成为主角。

  像有媒体评论的那样,吴蛮一直在用“智慧的方法”扩大琵琶的观众范围。电子乐、爵士乐、现代音乐、先锋音乐,她几乎尝试了所有可能的音乐形式。这些年,吴蛮通过策划新颖的合作项目和创作近百首新曲目,不光是跟世界一流乐团、作曲家和演奏家合作,更融合舞蹈、戏剧、美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让中国传统乐器琵琶成功走向世界。

  当下的这种创作,对演奏家来说是一种挑战,但吴蛮却很享受很过瘾,已经过了炫技的年龄段,她追求的是有意义、有文化、有内涵的东西。

  “跨界是一种经验的积累,你去了解别人,也更了解自己。”吴蛮表示,各种音乐形式她都想去尝试,想去合作,不想自己只是一个“弹琵琶的”。

  成名至今,吴蛮已获得诸多荣誉和数个“第一”,但她最看重的,还是1998年获得哈佛大学女子学院颁发的研究学者奖,在这一年的研究期间,吴蛮的视野不局限于音乐本身,她更多地接触了科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等不同领域。“我现在所做的,便是致力于给琵琶一个新的定义。我不想自己仅仅是一名音乐家,那就是为什么我在许多领域担任角色的原因。我知道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我非常享受。”吴蛮说。

  寻回琵琶从前的语言

  吴蛮感叹自己学习琵琶是个非常幸运的选择。“用琵琶来说话交流,有中国人的特色,有亚洲人的特色。我至今还在不断地学习摸索,琵琶背后的东西太多,演奏上的,技术上的,还有历史上和文化上的。”吴蛮说。

  吴蛮发现,现在国内一些年轻的琵琶演奏家追求快、响、脆,“把琵琶变成了吉他,本身的语言韵味就没了。琵琶是一种很深刻的乐器,我希望我的音乐会能够让年轻人看到琵琶文化的那一面”。

  清华音乐分享会上,怀抱琵琶的吴蛮走到聚光灯下,弹奏起代表作之一——《静夜思》。现场近200名观众被她演绎出的韵味所感染。被问及观感时,有观众说“感觉像一股西域吹来的风,柔美,有力度”。

  “我希望我的边疆音乐会能够告诉观众,还有这样的音乐,还有这样的声音,还有这样的文化底蕴在这里。给他们更多的音乐,让他们自己去选择。因此,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举办琵琶独奏会我都要讲解,讲解之后你才知道在听什么,才能听得有味道。”吴蛮为琵琶溯源的一个目的,就是要寻回琵琶从前的语言。

  近年来,梳理琵琶历史让吴蛮对丝路上新疆地区的音乐有了新的发现。“多次奔赴新疆采风后,感受到维吾尔族音乐的内敛,情感的细腻,那种大漠中的孤寂直透人心。”吴蛮说,新疆地区的音乐文化丰富多元,与汉族音乐风格不同,她希望能借“边疆”音乐会拉近彼此。

  “现在,我们的一些少数民族音乐,比如来自新疆、内蒙古、云南的音乐,在国际上被人重视和尊重,因为他们觉得这是非常特殊的文化。”在和西方乐团、西方乐器合作时,吴蛮一直坚持琵琶本身的特色。在她看来,琵琶有很多文人的东西,而“韵味”这个词是西方古典音乐里没有的。

  “中亚、印度、非洲的音乐保留了自己的传统,比如木卡姆,声音一出来你就被震住了,太不一样了。这就是那个地方的文化,这样的东西才能在世界上站住。”吴蛮说,“一定要了解身边其他的文化,不要局限于自我,这样你会看到自己的位置在哪里,知道你的文化特点是什么,你和别人融合的时候才会非常自然。”(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