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周游世界的华人女孩:从感悟人生到立志当心灵导师

2018-3-15

  美国《侨报》刊文《华人在美国:周游世界的女孩儿》,讲述了华人女孩丁雅兰从“在印度恒河边感悟人生”到“在纽约立志当一名瑜伽和心灵导师”的心路历程。

  原文如下:

  丁雅兰,24岁那年剃了光头去印度修行,在恒河边上感悟人生短暂如同一场戏,在修行中心感悟到众生平等,接着花一年时间周游世界,两年前来到纽约,立志当一名瑜伽和心灵导师,希望将来到全世界各地教瑜伽。

  剃光头去印度修行

  24岁我去印度修行,呆了3个月。去之前我把头剃光,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剃光头的照片,朋友说:你失恋了吗?你要出家了吗?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我想了解瑜伽,想去印度看看,阴差阳错剃了光头。

  我上学时瑜伽刚兴起,我身体不是特别好,肠胃不好,有过敏性鼻炎,接触瑜伽后都变了,外在疾病好了,内在心理素质提高了,我学会控制情绪,整个心态不一样了。

  我去修行,所有人都很惊讶,我去不丹、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想去了解当地的传统瑜伽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跑去那里修行。

  瑞士凯诗是喜马拉雅山一个小镇,披头士乐队去过那里修行,那个镇很小,家家户户都设有瑜伽馆,随便遇到一个人都是瑜伽大师,我挨家挨户去上课。我穿着臧红色袍子,一出门就有人问我,你是哪家寺庙的?

  我走了印度北部和南部,在恒河边,我看见河上焚烧尸体,狗舔着尸体,尸体放在木柴架上烧,灰烬撒到恒河里。这里的人从生到死都在这条河上,人们在河里给出生婴儿洗澡,男男女女在河里洗澡,洗衣服,拿河水做饭,整个瓦拉拉西城的供水都来自恒河。当地人觉得无所谓,但我眼泪都快掉下来,觉得人生很短暂,就像一场戏,恒河把人生从生到死全部演绎完了。

  然后我去了南部,在奥修静心中心呆了十多天,全球不同的人去那里学习,我每天冥想。在那里的经历把我吓倒了,我看到我的一生,我的灵魂与我对话。我们害怕,我们孤独,我们在世上是一个过客。我还了解到每个灵魂是平等的,释迦摩尼的极乐世界是祥和的,不像我们生活里有黑白对立,我感受到祥和喜乐,那个极乐世界不是多快乐,而是祥和,就像安全感包围着的婴儿。

  我们的灵魂在极乐世界的空间里是平等的,但我们在当下生活中要扮演各种角色,我们不自信、不安。我感到自己强大了,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能量很强大,即使我穿着破烂衣服,我也不会感到不自信。我感受到大爱,你爱的人恨的人都不重要了,只有大爱,我明白了我要教瑜伽。

  当背包客周游世界

  我是西安人,14岁就离家上学和打工,那个年龄本来是受父母呵护的,我一个人到西安附近的学校学音乐,自己打工赚钱,想减轻家里负担。

  18岁时我去厦门,在那里开瑜伽馆,有时候同时打3份工,卖保险、在商店里卖工艺品、去酒吧驻唱,唱张惠妹和邓丽君的歌。音乐刚开始是我的专业,我从小喜欢蹦蹦跳跳,也学舞蹈,但没下很多功夫,我当时想得更多的是生存糊口,赚更多钱改善家里经济状况。我赚了钱大部分寄给父母,每年我带父母去旅行,把他们安顿好了,就自己去旅行。

  从印度回来后,我去了上海、武汉教瑜伽。接着我想给自己放长假,去环游世界,走一两年,去感受这个世界,去寻找以后人生要怎么走。

  我先去美国西雅图和中西部,然后去墨西哥、危地马拉、加勒比海、古巴、海地、多米尼加、波多黎各、阿根廷,南美洲绝大部分国家都去了,最后去了南极,在南极画了个句号,然后我回国过年。

  一路上我搭顺风车,睡车站。在巴拉圭遭遇了一次惊险。巴西与巴拉圭只隔了一个桥,巴拉圭跟中国没建交,当地有人告诉我,走过去没关系,我想走过桥去看一眼,还没踏进巴拉圭领地,有个穿制服的人从保安亭走出来,叫我出示证件,我后来才吸取教训,不能随便给人看你的证件。那人拿过我的护照问,你有没有我们国家的签证?我说对不起,没有,我这就回去。他没收了我的护照,把我关进小屋里。我是背包客,我刚走到门口,还没踏进去,可是就这样被关起来。

  那个保安说,你要走可以,交钱,交8000美金。这是明抢,我把钱包拿出来给他看,只有几十元。他说,给你朋友打电话,叫他们来交钱。然后他不理我,走了。

  我想如果我死了都没人知道。还好,我的手机开国际漫游,我灵机一动,给巴西中国领事馆打了电话,问能不能帮忙。领事馆的人说,我们没建交,你去那里干吗?领事馆找了巴西一个华侨帮我,那个大姐住在桥对面。她在电话里臭骂我一顿,她说你没签证过去干吗?有人被讹诈了好几万,还关监狱,有多少人栽在那小屋里,如果他们看到有人来了,会要你10万8万,人一去了就没完没了。

  没一个人帮我,怎么办?那个保安问我,你朋友来了吗,拿到钱了吗?我说,没人肯帮我,我也没钱。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死在第三世界国家。

  过一会儿他又来了,我哇一声就哭了,我委屈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话语无伦次,我只有一条命,你想怎样就怎样吧。那个保安叫我签一份文件,是西班牙语,我看不懂,我说这是什么,他不告诉我,我想签就签了吧,我以为是送我去监狱。签了字,他叫我出去,还把护照还给我。我想,怎么这么轻易就放我走,于是我撒腿就往巴西跑。我以后再也不去鸟不拉屎的小国了。

  旅行期间我做沙发客,我发20个电子邮件,可能有2个接收我,沙发客省钱,而且能真正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我只有找不到接待的人,才住旅馆,80%情况下睡人家的沙发,总共睡了几十个沙发。有些人带我去见朋友,有些成为我的朋友,现在还有联系。头一两次当沙发客,我也觉得危险,但我们在网上联系,都有经过认证,你去了如果觉得不好,第二天可以走人,偶尔碰到有其他企图心的人,我会婉转地回绝。我尽量找女的,或者夫妻有家庭的,以及接待过很多人的。

  旅途中结交来自世纪各地的朋友。

  旅途中结交来自世纪各地的朋友。

  背包客不想结伴,可能是因为喜欢那种孤独,出了门各走各路,很少拉帮结派,但到了一个地方,比如青年旅馆,会互相交流信息,接着走自己的路,不会说一起走嘛,这就是背包客和游客的区别。

  立志当瑜伽和心灵导师

  本来我想去非洲和欧洲,但我想暂停。经过一年的旅行,我感到这个地球很小,一下子就走完了。每个国家,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肤色,但我们都有个相同点,我们都有爱心,我碰到很多好心人,更多是帮助我的人。无论在哪个国家,真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我想,还是要相信美好,不要放弃,你想要的美好,如果不放弃,还是能实现的。

  走了一年后,我遇到了一个瓶颈,我看到什么景色都差不多,我越走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这个世界需要我去了解的太多,我感到自己的无知。我想停下来,学些东西,再走走。这个地球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我要规划一下,充实自己,想想未来做什么。我想,等我下次去旅行,我能为别人带去什么。

  2016年3月,我来到纽约。纽约有全球最好的瑜伽老师,我梦想到全球上课教瑜伽,先要好好学英文,未来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教课。我申请了皇后学院,将来可能会主修心理学。我也在曼哈顿学瑜伽,考了各种资格证件,现在有培训老师的资格。现在边学习边做兼职,上一对一的瑜伽课,也到公司给员工上瑜伽课。

  练瑜伽刚开始是肉体的痛苦,身体打开后你的感受就不一样。瑜伽包括身、心、灵,三个境界,首先练身体,然后感受瑜伽带来的喜悦,身与心的结合。

  在印度修行时,我觉得我感悟了,但那是短暂的,我还会回到平常的状态,但我学会应付,学会处理生活中人与人的关系,修炼不是到庙里不受干扰,在红尘中才是真正的修炼。

  有时你想抓住什么,反而抓不到,我们经常身心分离,瑜伽让我们身心联结起来。我现在喜欢冥想、打坐,我不跟自己较劲,生活不可能没有麻烦,问题是怎么看待这些麻烦。

  有个十多岁的孩子问我:为什么瑜伽能让心灵产生改变?我说,我们一直处于身心分离的状态,但你的思想会跟体势走,我们的意念会跟着体势走,你的身心达到连结,你就会看到你的心了。瑜伽提醒你关注你的心,你会往心里深挖,让我们的心更放松。

  我与瑜伽有缘,这条路就走下去。我想当心灵导师,让瑜伽改变人的身体和心灵,我希望到全世界上课,帮助人们从内心解决困惑和痛苦,这是我的使命。(来源:中国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