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马航前华裔空姐开食店:用妈妈的味道凝聚家的时光

2018-4-23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华裔姑娘陈葆瑷曾是马航空姐,飞了20年之后,308这个数字一直揪紧她的心——那是2014年3月8日马航MH370失踪事件。紧随的另一个数字717,在她心头再添一笔痛,那是2014年7月17日,马航MH17在乌克兰领空遭飞弹攻击解体,乘客和机组人员全罹难的记忆。

  因为308和717,她失去很多经常一起飞行的同事和好友,夜半惊醒都会感觉心头一紧,最后在心理医生劝告下,申请一年无薪假调理身心。

  那一年,她走入自家厨房,拿出电饭煲、锅铲等,每煮一顿饭,每烧一桌菜,和家人享用过程中,让她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飞得再远都找不到的幸福,原来就近在眼前,就在饭桌上。

  心念一转,飞得再高,去得再远,看得再多,都比不上倦鸟返巢之后,完整的“家”所给予的温暖、踏实和安全感,感受到家的温暖。“体会到家的安全感之后,我不只爱上为家人烧饭做菜的过程,更乐在与家人一起用餐的美好时光。即使出外用餐,每见有人一家大小上餐馆的画面,都会打心里感动得不能自已。”

  她真的落地,回家了,更在家乡巴里文打太平路开了一家以家庭聚餐为重点的私房菜小食店。

  “我从小就喜欢吃,也喜欢煮自己爱吃的,当空姐那段岁月,周游各国品尝美食的过程中,也都会摸索他们的料理方式,回到家里就有样学样,好让家人也有机会品尝。”

  从小生活在大家庭的热闹氛围中,让她特别喜欢在小食店或餐馆看到携老人家、拖小孩子,一家大小热热闹闹去用餐的画面。“这样的画面真是太温馨了,经营一家小食店要看到这样的画面,就得要确保从店面装潢到所供应的餐点,都要做到老少咸宜。”

  最能兼顾一家大小的食物,肯定就是妈妈煮的私房菜。她和姐姐从小陪着妈妈在厨房做菜,因此也都继承了妈妈的厨艺,尤其是从未离开厨房的姐姐,更得妈妈的真传。“整个概念就从妈妈的私房菜开始,想让更多人见识妈妈的好菜谱,想让更多人分享妈妈的好味道,单是这点就够我开心付出了。”

  她从妈妈的菜谱用料中,延伸出很多小食,更在西式餐品中注入中式口味,从餐饮上的百变姿态,去满足各个阶层的食客。店里店外的设计、内部空间的要求,也尽量做到一家大小皆欢喜:即使带着稚龄孩子到来,都有备妥可让孩子开心活动的空间。大人用餐,小孩玩耍,各得其乐,也不用顾忌一家大小聚餐要避免稚龄孩童同行以免干扰的问题了。造一个“家”,连调制西餐也加入妈妈的味道。

  专一念旧,飞得再远也不忘初心

  家庭关系,是搭建美好人生的基本元素。陈葆瑷是老幺,原是大家庭里的小公主,在巴里文打郊外一座小甘榜两成园成长。父母都是潮州人,兄弟姐妹12人自小感情深笃,血液里都有潮州人团结拼搏的基因。如今双亲虽已离世,在她决定打造小食店时,兄弟姐妹不只给予了精神支持,也给予了行动支持,尤其从小跟随妈妈做厨艺,可以完全还原妈妈味道的姐姐,更成了这家餐馆的主厨。

  在空中飞了半辈子,葆瑷尝尽各国美食,也看尽各国美食业者经营之道。“从米其林到街头小食,其实都有本身卖点。最吸引我的不是高级餐厅,而是一家人开的小食店。这些小食店不需要特别装潢,单凭一家人经营的氛围,和代代相传的道地美食,就已溢出浓浓的人情味。”

  也因为这种人情味,让她用餐总习惯走向同一食店,爱选特定桌位,甚至专点一道美食,日常生活也比较喜欢出入老地方。“我觉得,这么多年,很多时候都是专一且念旧的性格,把我从世界各地拉回家人身边,让我至今不忘初心。”

  陈葆瑷的专一,可以从她当空姐到处飞了二十多年,都没影响感情生活来证明。“中学毕业在银行任职时就已认识的男朋友,没有因为我当了空姐之后关系疏离,飞得再远,聚少离多,都没有造成影响,直到一起组织小家庭后,我都还在飞。”

  回顾过往,陈葆瑷倒没否认空姐这一行业有时会让感情生活多出一点浪漫色彩。和一般情侣一样,不论婚前婚后,两人偶尔也有意见分岐。有一两次闹意见后,好不开心的拖着行李出门,飞的是国际航线,抵达目的地国家,走到机场出境厅时,难以置信的是,应该待在家里的他竟然出现在眼前,手中还捧着一大束花来道歉。

  每忆起这些浪漫情节,她都会现出一脸腼腆:“不要以为我会很高兴,那不是在拍电影,在众空姐同事面前会被取笑的,让我觉得很窘。另有一次翻脸之后出门当班,结束任务从国外回来,走到机场外突然有一辆车停在我面前,他突然从车里钻出来,手里又是捧着好大一束花,我深怕同事看到,赶紧把他推入车里。”

  其实,每一回发生这样的事,口头警告对方不可造次,心头却又难免感觉暖心、贴心,出门前的满肚子怨气,都在会心一笑的氛围中消解了。

  或许,情感的专一和念旧的情怀,是把她栓在家乡的绳索,让她在世界各国飞来飞去的过程中,不会像断了线的风筝般不知何去何从。

  在专注中找到快乐

  回到老家,在巴里文打这样的老地方,现代化的小食店也没有多大市场,陈葆瑷以“家”的概念打造的小食店,就在老街场一排双层店屋的角落间,刻意保留了原属上一个年代流行的茶室旅社设计。

  “人的一生,总得在不同的阶段,去完成不同的任务。我相信只要专注,都会做出不同的成绩来。”

  就像过去20年,陈葆瑷非常专注飞行,非常专注服侍空中乘客,现在落地开个小食店,就非常专注服务一家大小到来用餐的乡亲父老:“其实,感觉就像从空中移到地面上,店内空间其实也不大,穿梭在络绎上门的食客之间,有时也还有在空中巴士上走动的感觉。”

  二十多年前的马航空姐,是很多少女梦寐以求的岗位。中学毕业后在银行任职,虽然听说要求很高,不容易获聘,但她也鼓起勇气,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去应征,结果真被录取了。即使到了今日,回想那一个过程,她都还可以感觉到那一分钟的狂喜:“只能用兴奋来形容。”

  接下来二十余年,从国内到国际航线,她几乎飞遍全球各个国度。薪酬不低,又可免费环游世界,如此际遇,真无他求了。

  回想起来,空姐生活是快乐的,转到地面在小食店服务街坊食客,也一样找到快乐:“那是不一样的快乐,很难直接比较。过去的快乐或许源于自由且任意飞行,今天的快乐,应该来自于满足感和成就感。”

  她承认,这一生对飞行的热情和渴望,是在MH370之后,或说是在组织家庭后有所牵挂才降温。无可否认,空姐是一份优差,但也有辛苦的一面。单身还好,有了家庭、孩子之后,就多了一层牵挂,人在高空时也较难从容面对风险了,她现有4个儿女。“人生无常,MH370事件让我强烈感觉到,我也可能一飞不回头的。想着家人,想着夫婿,想着年纪都还小的孩子们,想到他们心头都会抽紧,背脊都会冒冷汗。”

  “如果不是因为刚好假期中,2014年3月8日我真有可能在MH370班机上当值,那是我熟悉的班机之一,罹难名单上因此有经常同机起飞的同事。曾经一起值勤,经常相约去玩的好朋友,一夜之间就不在了:空中飞行的风险无处不在,由始至终每一趟飞行都可安全着陆已是一大福气,但是要在决定告别飞行之后,才真正感觉生活的稳定和人生的踏实。”

  她不认为外人真的可以感受MH370事件对马航空姐造成的心理冲击。“我没有办法具体形容,接到消息那一刻除了震惊,就是无法以笔墨形容的难过。熬过漫长的等待,结果还是一场空。好长一段时间,每到深夜都会惊醒痛哭。”

  更可怕的是MH370的伤口未愈,突然又传来7月17日MH17的恐怖遭遇;两场空难事故发生时,她还是马航的在职空姐,只是刚好都在休假期间,但同事好友都在飞机上,噩讯传来令她惊吓不已,悲痛久久。间隔不足半年二度冲击,她终于承受不住,开始有一股声音不停在召唤:回家,回家吧,回家!现在,心情平复后,蓦然回首时,仍有不胜唏嘘。“人的一生,真是有限的,不论从事哪一行业,在岗位上即当保持热情,享受工作,唯有如此,当你决定退下来的时候,才不会有所遗憾。”

  就像今天的她,卸下空姐光环,心中也无憾了:只要人在岗位上专注的学习,认真的付出,只要能以享受工作的态度去应对,当你退下时自会明白,享受的过程中所学到的,真是此生受用无穷的宝藏了。

  她找到的宝藏,就是家。(来源:中国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