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马来西亚华裔黄韵维:从“边缘少女”到绘画老师

2018-5-29

  中国侨网5月25日电,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黄韵维,眼前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但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若不知道她的故事,就觉得她应该是很会念书,一出生就是人生胜利组的气质女孩。

  黄韵维中学没有念完,就因为学校霸凌及经常转学,令她对求学失去兴趣,年纪小小的就想做小大人,出来做工赚钱,摆脱家里的束缚。幸好她骨子里有一种天生的才华,也是她从小就喜欢做的事情,那就是绘画,于是父亲就用绘画为饵,把她困住,多几年,避免误入歧途。父亲的这个决定,扭转了她的道路,让她对绘画产生更大兴趣,以致于以后她每次几乎陷入绝望时,作画都会成为心灵寄托,也是改变她人生的一门手艺,甚至为她牵连红线,让她认识丈夫,组织一个快乐家庭,如今更成为业余的画画老师,一切都因为画画改变了她的人生。

  黄韵维靠绘画释放情绪

  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黄韵维,从小就喜欢涂鸦,6岁念幼稚园时就拿过绘画奖项,老师看出这位小朋友的潜能,就告知黄韵维母亲这孩子有画画天份,让妈妈好好栽培她。也是老师的黄妈妈,听了老师的建议后,就买了很多作画用具给她,放学之后她就留在家里绘画,投入她的画世界里。“从小我作画就很挑剔,只要觉得不美,就会把画纸丢掉,妈妈看不得我这样浪费画纸,就把画纸捡起来当废纸利用。”

  上小学后,妈妈让黄韵维与妹妹一起上绘画班,更加深她对画画的兴趣,凡是彩色笔她都喜欢,一看到彩色笔就很想带回家,所以年纪小小的她都把零用钱存起来,用来买喜欢的彩色笔,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求妈妈买给她。后来长大,见到弟弟妹妹都是向妈妈要钱买文具,才发现为什么当时自己这么傻,要自己省钱去买!

  目标清晰的她,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物色北马区的独中,因为独中有商业美术班,可以让她上了中学后继续学画画。可惜的是,在她要上中学时,爸爸因为生意问题,无法供给她念独中,无奈之下只有进入国中。之后更因为父亲生意关系,一家人经常随着父亲搬家、转学,中学就换了4所学校,平均每间学校不超过一年,影响了她的成绩,加上插班生的身份,令她在学校遭遇霸凌,正值叛逆时期的她学业一落千丈,唯独对画画还坚持下去。

  “我14岁就开始兼职卖衣服,我不喜欢中学生活,因为每次换学校都被霸凌,所以我很讨厌上学,觉得没有归宿感,看不到未来,16岁就决定辍学,打算直接去卖衣服,自己赚钱花。”做父母的当然反对女儿这种任性的做法,女儿却坚持己见,当时的黄韵维觉得无法与父母沟通,关在别人眼里,这样的学生已经被标签为问题少年,但黄韵维却不这么看自己,她只是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拗不过女儿,父母退而求其次,为她找了一所美术学院,旨在关她几年,让她度过这个叛逆期后再做打算。于是黄韵维16岁就进了美术学院,报读多媒体设计课程,是全院年纪最小的学生。在这两年学院生后里,其中一项课程就是手绘基础课,点燃她对绘画的热情,成为她以后蜕变的动力。毕业后,黄韵维没有从事她喜欢的美术工作,反而全职做她中学时的兼职卖衣服,也试过与男朋友在夜市摆卖,也当过美容顾问。在这段不断换工的岁月里,唯一让她没有放弃的就是画画,每次画了一幅满意的作品就上载到自己的脸书上。

  画壁画成就了一段姻缘

  在一次偶然下,她接到一间广告公司的邀约,到一个海岛画壁画。广告公司从脸书上浏览到她的作品很是喜欢,就问她有没有兴趣画壁画。在约出来面谈后,发现她年纪这么小,担心那些画作非出自她的手,于是就要求她在一幅墙壁上作画,通过一切考核后,才正式约聘她。

  “我很记得那次经验,因为要到东海岸一个海岛作画,是两幅很大的壁画,只有我一个人画。那时我才18岁,才刚刚踏入社会,不知人心险恶,在海岛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令我没有画完就赶快离开。”

  逃离海岛后,她继续当她的美容顾问,但工作上不愉快令她非常沮丧与低落,就在那个时候她遇到了她的丈夫。当时是承包商的丈夫,同样是脸书看到她的画作,主动接洽她,邀请她画壁画。

  前车之鉴令黄韵维对作画邀约非常小心,接下工作后,慢慢的发现这次真的是工作。之后经过相处觉得对方是不错的人就在一起了,一年后就结婚。“在他向我告白后,我直接跟他说,是以结婚为交往前提,否则就不要开始,所以我们交往一年后就决定结婚。虽然我丈夫大我13年,当时我也只有20岁,但我父母都很高兴我找到一个好归宿,所以都很赞成我们结婚。”

  婚后,黄韵维跟随丈夫来到吉隆坡定居,也继续接画壁画的工作,把兴趣当作工作来经营。直至怀孕后才停止工作,得空家就开始学油画,打发时间。已经是两名孩子妈妈的黄韵维,如今帮忙丈夫打理生意。在一次与朋友闲聊下,朋友知道她喜欢画画,就把她的作品发给另一位即将开工作坊的朋友。在见过黄韵维的画作后,这位开工作坊的朋友甚是欣赏,马上邀请她到工作坊教绘画课程,希望让更多人从绘画中找到自己。

  “画画是可以令人开心的事,无论当下是开心、难过,生气,都可以通过画画来沉淀,释放。我很幸运的在人生最迷茫的时候,我遇上了画画,它是我最失意无助的时候,始终没有放弃过的事情,也因为对画画的坚持,让我可以走到今天。”

  如今的她,虽谈不上什么人生胜利组,但因为婚后的幸福,令她与父母的关系改善很多,父母都很疼爱这位女婿。而且自己也做了妈妈,知道为人父母操心的心情,对父母也多了一份认同与体谅,这是她在少年时代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虽然没有一张正式的美术文凭,但上过她的课程的学生都知道,她并没有教人太多的画画技巧,反而是从教人从注重审美开始,因为当一个人学会如何审美之后,自然就会观察周遭的人事物,培养耐心,这样在作画时就更细心与耐心,画出来的画才更具美感。

  她的画画班都是小班制,每堂课最多8名学生,所以她有时间一个一个的指导。第一堂课不是学画画,而是学用眼睛,用心去观察,通过观察一件东西,从中能看出不同的颜色,同样的东西,但每个人画出来的东西都可能有所不同,这就是观察的力量。

  “画画的人都知道,一件东西看起来虽然是一种颜色,但懂得观察后,一件东西可能有超过一百种的颜色,画出来的东西就更有真实感,但这都是靠自己去探索颜色,旁人不能帮你,我只可以教你如何去观察,能看到多少就靠自己了。”

  没完成学业,成心中遗憾曾经经历过的叛逆时代,蜕变后黄韵维,希望把自己学到的东西都教给学生,再加上自己的体会,希望让更多无论喜欢画画或不喜欢画画的人,都能爱上画画,伴随着欢乐或失意的人生。

  这个曲折的成长期,乍看之下好像已经经历了一个人生,但黄韵维今年才23岁,很多同龄的人还在摸索人生,但她已经从一个边缘少女蜕变为妈妈及画家。

  然而没有完成学业,还是她心里面的一个遗憾,如今她的心愿就是希望可以修读一个美术课程,圆满她年轻时的梦想。

  “但现在太忙了,单单照顾两个孩子已经忙不过来,还要帮忙丈夫打理生意。或许等两个孩子比较大的时候,我就可以去完成我的梦想,理想总有一天可以实现。”(来源:中国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