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风采
美国“90后”华人剪辑师曹晓越:让电影活起来

2018-10-16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对曹晓越来讲,原本赴美国学习深造的目的是做一名导演,搞电影制作,讲述一个又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做导演,当然可以享受做导演的控制权和主导权,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曹晓越发现自己对做后期的剪辑更得心应手。

  电影剪辑是第二次创作

  曹晓越说:“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开始做剪辑了,大四的时候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实习过,做过国际新闻的剪辑师。电影制作的各个部门,看上去有大小之分,但每个环节却都必不可少。很多人,但其实我个人来说,我更享受坐在剪辑室看着一幅幅画面被一点点地连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动人的故事。作为电影剪辑,整个后期制作其实非常辛苦。几天或者几十天就拍完的片子,从拿进剪辑室再到最后的成片输出,往往要经历几个月的时间。很多人说电影有两次生命,第一个是编剧给的,第二个就是剪辑师给的。很多地方无法在拍摄时实现或者没有机会实现的内容,需要我们在剪辑的过程中去把这个目标完成。这对我来说是件很有挑战的事情,也激起了我的斗志。今年夏天也是以首席剪辑师的身份剪辑了《好莱坞工匠》专题电视纪录片。能够获得很多来自各个国家导演的信任和好评是我的幸运,同时也给了我更多的信心。”

  艺术超越语言的表达

  虽然过了中英文的语言关,但语言关还是一个持续不断的挑战。曹晓越说:“去年我曾经剪辑过一部阿拉伯语片,导演是阿拉伯人,整个片子也是阿拉伯语的。对于我来讲,那次剪辑经历尤其难忘。就算是已经有了导演为了我翻译好的英文剧本,可是剪辑的时候不能理解演员间的台词依旧严重影响了剪辑的进度。已经数不清楚到底多少个日夜,导演就坐在我旁边,我一段一段地放着拍好的素材,她就在旁边一句一句地翻译给我听。很多时候,也不仅仅是简单的翻译,更多的是文化和情感方面的翻译。有意思的是,英语都不是我和导演的母语,谁也找不到合适的英文单词,我们就用谷歌翻译给对方,本来是很紧张,很艰难的剪辑过程,却常常充满欢乐。后来,那部片子获得了很多最佳外语片的金奖。”

  “我跟导演也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那部短片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对于艺术的执着和追求可以把人与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艺术已经超越了语言,所以对我来讲,剪辑其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工作。我们一边在讲着故事,一边也在创造者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我很珍惜能够和导演们近距离,很实在的交流体验的机会。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幸运且幸福的过程。”

  得奖了!只高兴激动一天就好

  曹晓越的毕业作品《The Best Date Ever》入围了2018年戛纳短片角(Short Film Corner)、获得了好莱坞国际电影节最佳剪辑奖、洛杉矶独立电影节最佳剪辑奖、美国洛杉矶思想电影节钻石奖、入围洛杉矶国际短片电影节最佳短片。

  由她主导剪辑的阿拉伯语影片《Hind's Case》获得了好莱坞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洛杉矶独立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洛杉矶微电影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美国洛杉矶思想电影节金奖,入围美国独立短片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入围洛杉矶国际短片电影节最佳短片。

  “美国这边大大小小的电影节很多,竞争也非常激烈。每个电影节一年都会收到超过上千部的短片,能够入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和奖励了,能够最终成为那个获奖人,说实话,真的是很惊喜,很意外,很兴奋。”曹晓跃说,“在收到入围信以及获奖信的时候心情还是很激动的。不过这种激动和高兴的心情很快就平静下去了,因为第二天还要忙着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孤芳自赏。”

  曹晓越说:“自己作为新一代青年电影人,能够有机会在洛杉矶这个电影之城,和众多出类拔萃的国际电影人一起合作,并且上台领奖,是我的荣幸和福气。这些所收获的奖项,对我来讲,是一种对于自己过去工作的认可,但更多的是对我个人的激励。”

  小小的我拥抱大大的世界

  未来的世界五彩缤纷,值得充满期待,对年轻人来讲尤其如此。对曹晓越来说,未来是什么打算呢?她说:“希望能够在未来几年能够有更多机会地和一群热爱电影的艺术家们分享、交流、沟通和合作。对我来讲,能够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一群很有激情的同行在一起,是人生最大的幸事之一。”

  另外,曹晓越认为,与不同族裔的同行沟通和协作是艺术创作的根本,而生活和体验是艺术创作的源泉。在做剪辑工作的同时,她还想在编剧方面有所涉足和发展,写出更多更有趣更有意义的作品。当然也需要更多地体验生活、感悟生活,从而把个人的体会和个人情感更好更真实地表达出来。

  “希望小小的我,能尽情地拥抱这个大大的世界,在这个充满明星光环,闪闪发光的好莱坞电影工厂里,可以始终不忘初心地坚定地走下去。”(来源:中国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