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集文
走进焦裕禄故居
2013-7-19

  1966年2月7日,著名记者穆青撰写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播出,轰动了全国,焦裕禄,打动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灵。

  今年8月16日,焦裕禄诞辰90周年纪念日。

  初夏,应原籍淄博的同事老刘之邀,我来到淄博博山区与他一聚。徜徉在鲁中山区,林木葱郁,清风习习。

  博山,焦裕禄的故乡。

  怀着景仰之情,我们从所处的南博山镇来到10多公里外的崮山镇北崮山村,参观焦裕禄故居。这是一个整洁静谧的村庄,经村民指点,在绿荫之中,来到一户门扇很小的住宅,如果没有门楣上由老革命书法家舒同题写的“焦裕禄故居”的字,不会让人注意到这是户民宅,是焦裕禄曾长期生活过的家。

  那天,故居的宅门挂着锁,隔壁村卫生所的人看到我们来参观,便去招呼人来开门。一会儿,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是焦裕禄的侄媳,她有点歉意地说,家里有点事,丈夫病了,不能来接待你们了。这倒使我们感到添了麻烦,也为他们的朴实而感动。

  故居是个普通的北方老式小四合院。1922年8月16日,焦裕禄出生在这户贫农家庭里,并同他的祖父母、父母和哥哥一起居住。焦裕禄的居室挨着父母的居室旁,也是宅内最小的一间屋,走进房内,低矮狭小,采光也差,家居摆设很简单。

  焦裕禄的侄媳向我们介绍说,当年焦裕禄结婚时就在这间小屋,后来他例假随军南下,孩子仍留在这里,五十年代才领回他身边。焦裕禄每次从河南回家探亲,仍旧住在这间小屋。他生前最后一次回老家,是1964年的春节,他们夫妇带着孩子全家一起来,并告诉家人,他身体不好,回来看看,家里人也看到他气色不好。而此时,他的肝病已经很重了。时隔三个月,1964年5月17日,焦裕禄被肝癌夺去了生命,年仅42岁。

  考虑到此时焦裕禄的侄家有事,需要照料,我们没有多留,便向他的侄媳谢辞了。

  村外不远的公路边是焦裕禄纪念馆,馆前广场上伫立着焦裕禄的半身塑像,我们向这位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鞠躬,表达对他的敬仰。纪念馆坐落在松柏簇拥中,馆内的图片资料和实物,展示了焦裕禄42年的生命轨迹。人们了解焦裕禄,更多的是作为县委书记榜样的焦裕禄,是带领兰考人民摆脱贫困落后、死而后已的焦裕禄。然而,翻开焦裕禄的生平历史,可以知道,他从小逃过慌,给地主放过牛,也曾被日寇押到东北当矿工挖过煤。抗战胜利后,焦裕禄回到家乡当了民兵,1946年1月在村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经历了解放战争和土改复查的锻炼,1948年随军南下河南,在基层从事支前、共青团工作,也做过“调干生”,在洛阳大型工厂担任过车间主任等,1962年12月调任兰考县委书记。

  在岁月的淬炼中,焦裕禄对党的忠诚、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形象更加鲜明、更富魅力,他同那个时代许许多多的共产党人一样,始终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但是,超负荷的工作和病魔的摧残,让这位壮志未酬的县委书记过早地离开了他所挚爱的兰考大地和人民,他的理想、责任和信念,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期——一年零四个月的县委书记任上,发生了更加响亮的回音,创造了生命的辉煌。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社会的巨变没有淡化人民从内心对焦裕禄的美好赞颂和深切怀念,尤其在国家发展的同时伴随出现的负面现象,更使人们追忆我们国家曾经有过这样一位县委书记。对当代中国人来说,焦裕禄已经化为一座丰碑,代表着一个时代、一种风范和信仰,深入人心,人民友情,呼唤他,把他的名字永远镌刻在心间。(陈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