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集文
以爱的名义让生命延续——记佘山镇侨眷志愿者朱静

2016-12-21

  他们用自己的奉献,去换取他人的希望,

  他们用自己的终结,去延续他人的生命,

  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证明死亡的价值;

  他们用自己的所有,去弘扬人间的大爱。

  他们---就是遗体捐献志愿者。朱静及其爱人陈伟成,便是其中一份子。

  携手同走坎坷路

  陈伟成和朱静都是在上世纪60年代响应屯垦戍边号召而前往新疆建设兵团的上海人,他们在新疆相识相恋,1969年结婚。此后42年,他们又一起经历了插队、支内,下过田地、当过工人,一度还曾两地分居。

  1992年,两人从江西抚州回到上海,为了供儿女读书,陈伟成曾进舞厅拉小提琴伴奏、到广东打过工,朱静则踩缝纫机为人缝制衣服……如今,培养成才的一双儿女都在加拿大。儿子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14岁就考上大学的女儿则还在攻读博士学位。“我们这一生经历了很多坎坷,但一直很恩爱。”朱静说,2005年儿女先后出国后,老两口卖掉闸北区的房子,搬到佘山养老。两人同进同出,一起去老年大学“上学”,一起在社区参加活动。平时在家时,陈伟成拉小提琴,朱静则在一旁写字作画,那情景正如朱静在一首诗中写的那样:“贫贱夫妻贵相守,丹青犹随琴韵舞”。“对我们来说,悠闲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想起那段时光,朱静老人红了双眼。

  双双登记献遗体

  2008年12月,老两口到加拿大探望儿女。那段时间,一向身体很好的陈伟成老人就常常发现自己便中带血,起初并不以为意,直至有一天出血量让人触目惊心,女儿立即买了机票安排两位老人回国。

  回国后忐忑不安地前往市第六人民医院就医,结果却是一个晴天霹雳,陈伟成老人被确诊患上了直肠癌。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朱静十分伤心,甚至一度短暂性失明,倒是老伴一直宽慰她。其后的近3年时间里,陈伟成老人经历了两次大手术和十多次的放、化疗,始终乐观顽强地与病魔作抗争,还加入了上海癌症康复俱乐部。朱静也相随左右,在医院和家里来回奔波。

  2011年8月,病情越来越严重的陈伟成老人作出了一个决定——捐献遗体。“像我这种病的人还有许多,现在还没有找到根治的办法,但总有一天会有的,我走后,就把遗体捐献给医院科学研究吧,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朱静一直记得老伴当初的话。“如果你捐献,那我也捐献。”深知老伴为人的朱静无条件支持他的决定。陈伟成老人还嘱咐老伴:“人来到世上本就是偶然,走的时候也静悄悄地走吧,不要办仪式,不要惊动亲友。”

  8月11日,夫妻俩一起登记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在亲属签名那一栏里,他们互相为对方签了名。而儿女听说父母要捐献遗体,尽管十分不忍,但面对父母的坚决,只能选择尊重。

  活出两个人的精彩

  去年11月7日,陈伟成老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临走前,他反复嘱咐老伴要坚强地生活下去,“还要记得好好谢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晚上8点多,陈伟成老人过世,随后,朱静陪伴他走完了从佘山到复旦大学遗体接收站这最后一程路,闻讯赶来的亲友也在那里为老人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告别会。

  少年夫妻老来伴。老伴走后,朱静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积极地生活。闲暇之余十分热衷于社区的公益志愿活动。社区清洁家园活动,不怕苦不怕累,和志愿者们一起清除小广告;社区暑期活动,发挥自身特长,为社区小朋友免费教授书法,好评如潮。虽然形单影只,但她说:“我要一个人活出我们两个人的精彩。”

  爱好书画的朱静在老伴过世后写下了很多诗词寄托相思,“何幸识君蒙厚爱,风雨同舟四二载。卿去侬悲天欲坠,茫茫生死梦回迟。琴声已断余韵悠,平静相随神州游。同捐遗体蕴大爱,心中长留明月在。”这是2月14日情人节、也是陈伟成老人百日祭那天,朱静写了一首诗,陈伟成老人小名小平,诗中的“平静”两字,正是代表夫妻两人。朱静说,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也是她陪老伴完成的最后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