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涉侨信息 >> 侨界集文
1978年那场考试——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2018-1-30

  七十多年中我“过五关、斩六将”参加过不知多少考试,有中国的,有外国的,但是四十年前那场考试,至今我历历在目。

  1978年6月23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的方毅和来访的美国总统科学技术顾问、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普瑞斯博士(Dr. Price)率领的美国科技代表团举行了会谈,经过多轮磋商,决定中美互派留学生。我是在山东邹县支农劳动休息时,偶然从地头一份旧报纸上得知这个消息的,和绝大多数国人一样,我当时并不清楚这个消息所具有的历史意义乃至对我个人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那时我在邹县(如今的邹城市)这个鲁西南小县城工作,整天浑浑噩噩为吃喝忙,甚至连“改革开放”这个词都没有好好注意,更没有想到这场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能为我们民族、我们国家乃至我们自己带来什么。

  那时刚粉碎“四人帮”,国内政治气氛乍暖还寒,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召开。不少人的思想还没从长期极“左”的桎梏下解放,对这么多人出国尤其是到美国留学更是忧心忡忡。一些人担忧,派这么多人到资本主义国家留学,不回来怎么办?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此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高屋建瓴地指出“我赞成留学生的数量增大”,还说“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历史证明邓小平这个预言是正确的,正由于邓小平这番话,我方能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到美国的留学生,后来又结束了漂泊近四分之一世纪的历史,叶落归根全家调回上海。

  那年,中国政府向世界派出3000名留学生,其中去美国1500人。大概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我成功地通过了这场考试,后来又经层层筛选,最后才“三榜定案”,于1979年踏上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

  初出国门的我,在彷徨和惊奇中在美国渡过了七百多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对祖国从来没有这么热爱过,对祖国的每一个细小的进步都狂喜不已,甚至在超市看见有“MADE IN CHINA ”的龙口粉丝也会高兴好久。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改革开放后大批派遣留学生的四十周年。据教育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留学回国人才总数达到265.11万人;仅2016年,中国有54.45万留学生,其中32.88万人去了美国。我粗粗计算了一下,我们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留学生约占留学生总数的千分之一。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改变我命运的四十年。四十年中,我和祖国一起呼吸,也一起经受了各种风雨和坎坷,我一直坚持和我的祖国同呼吸共命运、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我已由“翩翩少年”进入古稀老人之列,尽管我才疏学浅,没有当官也没有发财,但是我对祖国一往情深的初衷未改,如丹凤朝阳。

  四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仅是一个瞬间,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也越来越富裕了。我们了解了世界,世界也了解了我们。这就是进步,这就是发展。

  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是这仅仅是序幕,中华民族崛起的真正高潮还在后面。借用毛主席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的一段话“中华民族的崛起,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崛起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我年纪大了,但还决心和大家一起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尽一份绵薄之力。我们有信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把我的祖国建设得更美好。

  (黄浦区人大代表瑞金二路街道侨眷孟国庆)